SHARE
    老齡社會

    中西協作好處多 發展中醫冇得拖

    2018-06-12

    撰文︰吳加莉 團結香港基金助理研究員、鍾志豪 註冊中醫師及香港中文大學賽馬會公共衛生及基層醫療學院/中醫學院副教授、田詩蓓博士 團結香港基金研究員

    shutterstock_77517949_Chinese%20medicine%201.jpg

     

    隨著市民對慢性病的關注度愈來愈高,不少傳媒也請來中醫師,為讀者解答有關使用中藥、推拿骨傷、針灸等方法作治療調理的問題。在市民關注不同中醫療法的同時,政府和中醫藥界也為中醫藥的發展作出討論。近日,立法會衛生事務委員會舉行特別會議,討論中醫教研中心的角色及運作。不同的團體在會議中提出了中醫教研中心及中醫業發展所遇的挑戰,並發表相關的建議。

    九七回歸以來,推動中醫發展一直是香港政府的目標之一。特區政府分別在1999年和2002年設立香港中醫藥管理委員會及香港中藥材標準辦事處,對中醫中藥作出規管並為中藥材制訂標準。2003年起,十八區的三方協作中醫教研中心相繼成立,為市民提供中醫服務。根據食物及衛生局遞交立法會的文件(1),於2017年,十八間中醫教研中心的求診人次總和超過 121萬,較2016年增加逾5萬。由此可見,市民對中醫服務有明顯需求。

    事實上,不少市民都會使用中醫治療或控制慢性疾病。中文大學於2009年發表的研究報告(2)指出,香港有超過15%的長期病患者同時使用中西醫服務治療疾病。除此之外,醫院管理局亦於2014年推出第一階段的《中西醫協作先導計劃》,分別在不同醫院試行中風治療、癌症紓緩治療及急性下腰痛治療的中西醫協作。結果發現,中醫療法能有效幫助改善病人症狀,如疼痛、失眠及疲勞等(3)。至今年4月,《中西醫協作先導計劃》已進入第三階段,並把肩頸痛病種納入計劃。

    受人口老化和慢性疾病問題影響,香港對醫療服務的需求急速上升,為公共醫療系統造成壓力。面對如此挑戰,其中一個應對的方法,便是推動使用中醫治療慢性疾病,加強中西醫協作,為公立醫院分擔部分醫療服務需求。此舉能舒緩公立醫院所承受的壓力,並為病人提供更快、更全面的醫療服務。

    近年,政府積極計劃於將軍澳設立中醫醫院。現時,在食物及衞生局轄下已設立中醫醫院發展計劃辦事處,負責監督及推動中醫醫院發展、規劃、招標、興建及啟用等工作。我們喜見政府重視中醫發展,然而,除了設立中醫醫院外,政府可從更多方面切入,為中醫業發展「固本培元」。

    為配合中醫醫院的發展,香港需要大量專業和優秀的中醫及管理人才處儲備。香港現時的中醫教育為六加三模式,其中包括六年的大學課程,在通過執業考試後,大部分的畢業生會在中醫教研中心工作三年。但由於三方合作診所的首要目標是達到收支平衡,現時沒有資源與人力去建立規範的中醫畢業後培訓課程。為滿足中醫醫院的需要及中醫日後的發展,當局應加強中醫教研中心在畢業後教育的角色,規劃中醫師門診及住院臨床訓練、輔以相關管理培訓,嚴格要求訓練過程和結業考核,以為中醫專科化作出準備。

    shutterstock_1087706249_Chinese%20medicine%202.jpg

     

    我們喜見政府設立專項基金支持中醫應用研究,推動揉合循証醫學方法及傳統中醫思維的創新發展。若要更進一步,香港可參考外國的例子,把臨床數據轉化為服務。Academic Consortium for Integrative Medicine and Health (由哈佛耶魯等七十多間北美著名醫學院的結合醫學學術大聯盟),於早前做了一個大型的系統評價,綜合了所有非藥物療法對於下背痛的臨床和成本效益的證據(4)。結果發現不論是急性、亞急性,還是慢性的下背痛,非藥物療法(包括針灸和手法治療等等)應該是一線治療,而不是藥物療法。他們研究結果獲得了American College of Physicians (美國內科醫師學會)的認可,在最新的臨床指引當中,推薦非藥物療法為下背痛治療的首選(5),以應對美國嚴重的鴉片類止痛藥物濫用問題。

    香港在中西協作的層面上,仍有不少進步空間。上文提及,香港有不少長期病患者,會同時使用中西醫服務。除了參考《中西醫協作先導計劃》的經驗,把中西醫協作的模式優化並用於治療更多疾病,有關當局可考慮為中西醫安排共同培訓課程,增進中西醫對彼此醫理的認識,從而加強中西醫互信,為中西醫協作建立基礎,滿足病人期望。

    另外,為了讓更多市民能使用中醫醫院的服務,中醫院營辦方在定立收費時,必需考慮市民的經濟能力。在中藥材及人力成本不斷上升的壓力下,市民以中醫或中西協作服務治療慢性疾病時,其支出會頗為高昂,結果或會阻礙病人獲得相關服務。若有關當局能因應市民需要作出適當的價格定位,或向低收入人士及長者提供資助,便能使更多病人受惠。

    最後,政府規劃中醫院或中醫發展時,可多讓市民參與及發表意見。市民不單是醫療服務的使用者,也是提高醫療成效的重要參與者。展開公眾諮詢或進行問卷調查,了解市民的意見,並針對其需要提供服務和發展中醫,才能更有效運用資源,讓中醫這一劑「藥」達到最佳效果。

    (1)立法會(2018年4月30日) 。CB(2)1258/17-18(02)號文件:《中醫教研中心的角色及運作》。
    (2)Chung, V. C., Lau, C. H., Yeoh, E. K., & Griffiths, S. M. (2009). Age, chronic non-communicable disease and choic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outpatient services in a Chinese population. BMC Health Services Research, 9(1), 207.
    (3)資料來源: 2016年醫院管理局研討大會。
    (4)Academic Consortium for Integrative Medicine and Health: Moving beyond medications. Available at https://www.imconsortium.org/secure/painMailer/ 
    (5)Qaseem, A., Wilt, T. J., McLean, R. M., & Forciea, M. A. (2017). Noninvasive treatments for acute, subacute, and chronic low back pain: a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 from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Physicians.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166(7), 514-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