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社情研究

    提供資源培養高端民間智庫

    2021-12-14

    文章原載《經濟通》2021年12月14日
    撰文:團結香港基金社情研究主任 何杏研、助理研究員 區浩馳

    提供資源培養高端民間智庫


    香港需要宏觀、長遠、高層次、前瞻性的政策規劃,以解決今天面對社會經濟民生的深層次問題。要改善經濟民生,除了特區政府本身要大刀闊斧地落實政策,更需要由專業的公共政策研究和整體規劃做起。在協助政府進行政策研究,以至收集民間意見、推動政策倡議、凝聚社會共識等方面的工作,香港的民間智庫是個不可多得的重要助力,值得特區政府大力投放資源。

    要培養高端民間智庫,政府需要以不同途徑提供充足、長遠、穩定的資源,以支持智庫持續同時營運高水平的政策研究及政策倡議工作。資源可以透過增加政策研究的財政預算,讓民間智庫透過外判項目的形式,更深度及直接參與政府的政策制訂過程,尤其是長遠政策的戰略研究。

    事實上,政府資金上支持民間智庫或團體深度參與政策研究的模式,在世界各地、不同政府模式、不同政治體系都可見的做法。以新加坡為例,官方智庫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EAI)與政府合作關係緊密,直屬於總理辦公署,其經費來源主要包括政府的專門資助和依託新加坡國立大學的配套經費。至於英國,政府在2002年成立了英國研究委員會(UK Research and Innovation)負責統籌全國研究資金分配,並每年準備預算通過委托民間研究機構進行各類研究。以英國研究委員會屬下的經濟與社會研究委員會為例,它每年從商業、創新和技能部獲得超過2億英鎊研究預算,並將資金通過項目委托分配給民間研究機構。

    若特區政府能善用民間智庫,將可與特區政府相輔相成,成為愛國愛港陣營重要的民間力量之餘,亦會對特區政府的施政效能有所裨益,為優化管治效率帶來以下三大好處:

    一, 提升長遠政策研究能力:政府內部的研究工作難免被快速變化的坊間輿論及政治氛圍所牽引,公務員未必有餘裕做長遠的戰略規劃。相對之下,智庫則不受相關因素影響,能協助特區政府有效施政的智庫,有長期扎實的政策研究能力,可以為香港進行時間較長、格局全觀的政策研究。

    二, 收集民間意見,豐富政策諮詢渠道:智庫的身份相對獨立,能夠以民間團體名義舉辦不同的活動和會議,就個別議題收集意見,供特區政府參考。這類型的政策諮詢不會、更不應該取代現時既有的公眾參與途徑,是智庫能夠為政府提供多一個收集社會意見的有效渠道。

    三, 更有效推動政策倡議,凝聚社會共識:建基於上一點,由政府推銷個別具爭議性的政策時,可以民間智庫的獨立身份,則能讓其兼顧政策研究及政策倡議的工作,協助政府在坊間解說政策,凝聚社會共識。

    要培育高端智庫,以輔助特區政府有效施政,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單靠民間資源並不足夠。因此,我們建議特區政府應擴大資金,精准培育夠水準、有份量、富網絡的專業高端智庫及民間機構,以發揮上述的積極作用,讓香港在這條良政善治之路走好、走穩、走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