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學社
    2018-10-28

    【西藏高原考古探秘】

    (2018年10月26日,香港)  團結香港基金中華學社呈獻,「中國360度透視」系列講座第八場,邀請到四川大學歷史文化學院考古系教授;四川大學博物館館長霍巍教授,向在場約400名觀眾,以《西藏高原考古探秘》為題,介紹霍巍教授在西藏多年的考古歷程,帶出這片高海拔的神秘土地下,何時有人類出現、創造文明。

    KCC08883.jpg

    多次來港的霍巍教授首次在合辨機構香港城市大學演講要數到2001年,期後更多獲邀來港演說,親眼目睹城市大學的成長、香港的進步、以致今次來港剛好是「港珠澳大橋」通車別具意義。

    在西藏考古接近三十年時光的霍巍教授,先以「青春歲月:走進西藏高原」說起為何當時會走進西藏考古。西藏位處高原地帶,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素有「世界屋脊」之稱,由於海拔高空氣中的含氧量大約只有香港的三分之一,多年來被認為是生命的禁區,何時有人類生活以及何時有人類文明一直未有考究,加上文獻記載西藏事蹟亦在較後期、要到唐代才出現有關西藏的歷史記載。不過所記載的並不完整,只記錄西藏生活的都是由東方前往西方的人,對藏族的記載少之又少,絕大部分只記載與佛教有關的事,導致我們對西藏歷史的了解十分少,做成西藏有一種神秘的感覺。

    KCC09291.jpg

    在文革後期,一批三人的考古隊伍率先進入西藏高原,在西藏的東邊發現卡若遺址,發現與中原房屋一樣的建築遺跡,印證古代西藏人並非只住帳篷說法。卡若遺址同時出土大量文物包括骨、角器,當中用動物骨做成的針,反映出當時西藏人的穿著已非常講究,要剪裁、要縫紉,更有大量裝飾品文物被發現。這些發現都讓霍巍教授1990年下定決心,要與同窗李永憲一起到西藏參與文物大搜查的工作。

    1990年初入西藏霍巍和李永憲首先被派去日喀則地區最遠最偏僻的四個縣,1991年轉往山南地區,1992年再轉到阿里地區。這三年間兩人用腳走了西藏大半,讓霍巍和李永憲徹底和西藏聯繫在一起,成就了他們的「黃金時代:我和高原的考古故事」。霍巍教授稱到西藏考古首先要調查的是西藏有否與中原地區一樣存在石器時代,這可證明西藏高原同樣有古人生活過,但個問題從來沒有得到確實的答案,而這一切都從石頭開始。當時隊伍在西藏北部一個湖邊休息,無意間發現一塊新石器時代的石頭包括石刀等等,這證明西藏約五萬年前已有人聚居。

    KCC08798.jpg

    我們所認知的絲綢之路並不包括西藏在內,但霍巍教授不認同,稱由唐朝初年已經有人經西藏到尼泊爾再到印度,所以絲綢之路應該包括西藏。霍巍教授更發現在西藏西部地區的重要寺廟,建築風格與尼泊爾相近,這留證西藏當時必定有商旅及僧人經西藏前往印度。其中一個更重要的發現,在西藏中尼邊境吉隆地區,發現一塊刻有漢字的石碑,名為《大唐天竺使出銘》。碑文刻有年份及路線等,證明在唐太宗與唐高宗時期「顯慶年間」,派王玄策三度出使印度有關,碑文估計是王玄策第三次到印度時所刻劃,證實王玄策單人滅印的史實,亦證實西藏高原在唐代初年已經開通更是中印重要交流通道。

    第二個更重要、較王玄策石碑年代更久遠的發現「高原敦煌」。1992年的6月,在阿里的皮央、東嘎地區一處低谷,發現大量佛教石窟遺址。霍巍教授指當時車隊遇到一名放牧的小女孩,年約七、八歲,首次看到汽車表現十分興奮要求上車,在談話間小女孩告知霍巍教授附近有洞穴內有七彩繽紛的畫。到達後眾人萬分瀲動,因為他們真的發現精美無倫的佛教石窟壁畫。經仔細考究發現石窟是一個皇室佛教石窟,壁畫精美細緻,是霍巍教授團隊對西藏佛教的一大重要發現。不過亦有遺憾事情發生,那一名小女孩帶領他們找到「東嘎石窟」後並不知所蹤,霍巍教授與他的團隊找了十年都找不到她,十年後霍巍教授便放棄尋找。

    KCC09183.jpg

    在西藏考古歷程中霍巍教授最痛心的是吐蕃王朝的文物流散嚴重,大部分都在外國才能找到。有機會近距離接觸吐蕃王朝文物,是從收藏在外國博物館借來香港展出的古董銀器及衣物,香港方面邀請霍巍教授來港鑑證下才得此機會。霍巍教授稱在西藏的考古最大發現是為古代絲綢之路加入西藏段,令絲綢之路更為完整,將來希望團隊會有更多發現,揭開更多不為人知歷史。

    演講到最後階段霍巍教授以「難忘記憶:西藏的考古生活」作結,與大家分享考古30年的難忘事。由於西藏很多地方沒有公路,車可行走的就是道,但由於面對危險不少,起初的一部車前往考古地點,後來要出動兩部車方便照應。但兩部車一同考察亦非萬全之策,因霍教授曾經歷兩部車同時發生故障,事件突顯出西藏高原地區交通不便的嚴重。30年在西藏高原行走霍教授面對不少車禍、危險和困難但仍絲毫無損,強調自己的專業是發現文物保護文物,發現佛像保護佛像,這也算是做善事,所以得以平安。在約高原上面對零下氣溫的寒天,又要在攝氏50度高溫下工作,加上約5000米高原地區連呼吸都有難度,霍巍教授與他的團隊晚上根本無法睡,但面對所發現的歷史文物,重大發現等等都為考古團隊無限興奮。霍巍教授更特別提到藏人的純良及友善,令考古團隊提供莫大幫助。

    KCC09269.jpg